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,官方网站

评论交流

一碗蛋汤饭

  返回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首页   出处:宣传部  文字:陈安琪  时间:2018-09-18
字体:放大 缩小

这段时间,文从不在镜子前停留,自卑感使她不敢面对自我。这个忙碌的世界又怎会有一双眼睛在她身上停留?文每天画画,削下来的铅笔灰被集在玻璃瓶子,偶尔拿出来上上大色调,剩下的刚巧见证了时间的流逝。

四月的春日里,空气中弥漫着回忆的气息,刺激了文的味蕾,绞痛了文的胃。在冬春、夏秋转换的季节里,这样的癔症就会在文的身体里被唤醒,酸苦的滋味是少不了的。所以文最讨厌春秋季节,像战乱时期,总不能让人安宁。春时万物复苏,病症齐发,秋时万籁俱静,苦痛复矣。

文的房间非常整洁,干净清爽,如同她的心,没有一丝挂念,寂寥得让人作呕。她突然发现自己无比孤独,没有人会关心她,没有人可以照顾她,更没有人能够顾虑她的感受。她一个人在世间行走,宛如一阵青烟,转瞬即逝,无人忆起。她没有得到那人的真诚,她也失去了依靠那人的权利。两权相衡,是她先破坏了这层关系,所以这种苦她是必要经受得住的。

清晨,一抹阳光偷溜进文的房间,她突然发现这一个月以来,外面几乎阴雨连绵,而今天,居然是个晴朗的日子。咚咚咚有人敲了房门三下,文转过头去看向门口。母亲走进来,轻轻放下手中的蛋汤饭,头顶的银丝在阳光下跳跃了起来,母女两个没有只言片语。

南方的五月已经暖意洋洋,窗外吹进了风,带有一点儿温热,它吹开了文桌上的一张相片。文过去捡起。只见照片中的女孩活泼可爱,身边的母亲尽显年轻的魅力。日期上写着2002年春。

文盯着照片看了很久,心里不觉感叹时光的匆促无情。她突然看到照片背面颤巍巍的字迹:快回来吧……。妈妈留。

那时候文只有小学三年级,母亲把她送到老师家,去上全日制教育,没有母亲的陪伴,文变得越来越自闭。无论老师对她多么关心都不能弥补她心中的缺憾,老师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候,文说:“我要吃妈妈的蛋汤饭!”回忆戛然而止,文匆忙寻找起纸巾。

桌边的垃圾桶新覆盖了一层白花,文大口吃起了那碗温暖的蛋汤饭!

(作者系文化管理系16文物修复班学生)


关闭】 【打印
上一篇: 梵高梵高下一篇: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