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,官方网站

评论交流

他让我告诉你

  返回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首页   出处:宣教处  文字:学生记者 张方瑜  时间:2013-05-05
字体:放大 缩小

半个世纪前,我母亲还是个懵懂的孩子。姥爷还在世上,老屋挺立,那时候的家,是异常狭小的。姥爷家的老屋子在那会儿也算是中资阶层人士的财产了,这么看来,条件也是不差的。奈何张嘴的太多,靠的却只有姥爷一人的收入,随着时间的推移,家里的米缸渐渐地空了。

姥爷的表兄弟,也就是我的阿公就是这个时候来的。

阿公一把年纪了却还未娶妻,一心钻在工作里,就是不肯张眼看看外面。等到肯爬出工作看看时,却已经太晚了,没有一子半女能够来接替他的工作。阿公的意思,姥爷明白,无非是选上一人送过去,姥姥也明白,他们知道,这件事,不管对谁都是有好处的,可是……

老大不行,她已经是姥姥最得力的帮手了,还会串些珠子,为家里赚些外快,老三更不行,她还那么小,连路也不会走,这叫他们如何舍得。最后,却只有他们的老二和他们的幺子了。舅舅偏生是男孩,那会儿还不会说话,只是那眼睛,扑闪扑闪的,让姥爷姥姥直接排除了他。许久之后,姥爷把他们的二姑娘,我的母亲,给了阿公,从此,我的母亲成了阿公的女儿。

夕阳下,大手牵着小手,逐渐远去。

这一切,母亲都是知情的。在我小时候,她常常说起自己幼时的事情,唯独这一段,含糊不清,每一次提及,都是面无表情地将话题转移,不透露半分。

我出生地极迟,刚记事的时候,母亲将我带着去姥姥家,那会儿的姥爷都躺在床上,母亲则坐在床头,他们亲密而又陌生地交谈,老屋子在诡异的气氛下,默默地支撑着。

也是还小,仅剩的记忆只停留在了那个充满药香的房间,那画面,是灰黑色的。那一日,他将所有人赶出了那房间,独留下我一人。他深深地望着我,浑浊的双眼噙着满满的,那是泪。晚年的他已经是发不出什么音了,重复的只有一个字——“家”。他似乎想说更多,但出声的却是咳嗽,我也随即被抱出那房间。几日后,姥爷便去世了,老房子,愈发空旷了。

多年后,我的小表妹出生了,紧接而来的,是老房子被拆了。我母亲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,竟是泪流雨下。母亲和我主动提及了她的幼年,陌生的手,残忍的话语,留到了最后,只剩下斑驳的光影和那老屋,愈来愈远。我不禁想起姥爷临终前的那一幕,说与母亲听。

“那是姥爷和你说话呢。”母亲愣了半晌,含着泪,拼凑出语言:“那是让你传达的话。”

又是好些年,我似乎从那一幕中懂得了些什么,姥爷临终前的场景历历在目,他噙着泪,用仅有的语言表达他所想表达的:血浓于水,无论发生什么,请你别误会,我依旧爱你。

这是他让我说与你的话。

关闭】 【打印
上一篇: “最美浙艺人”系列之四:将美丽留在我们心中下一篇: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